国际新趋势与中资企业的社会责任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国际新趋势与中资企业的社会责任

2014-12-01 15:19:39 评论评论关闭

来源:国际经济贸易实务和理论综合性杂志  文/黎友焕

 内容摘要: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高度融合于国际贸易政策,并逐渐成为企业对外投资的软约束。本文以国际社会责任运动的新趋势为切入点,分析了当前国际社会责任运动新趋势对中国对外投资的影响,并剖析了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缺失的深层原因。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破解中国对外投资的社会责任之道:政府、企业以及社会多方联动机制的构建。

 关键词:企业社会责任;对外投资;管理

 

    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深刻地影响着全球的贸易和投资格局,逐渐成为企业竞争的制高点和不可或缺的软实力。中国对外投资的持续稳健发展,需要构建新的竞争优势,对外投资企业应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一、当前国际社会责任运动新趋势及对中国对外投资的影响

(一)当前国际社会责任运动新趋势

    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兴起于西方发达国家。20世纪80年代,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和跨国公司的迅速发展,跨国公司将资本流向生产成本低廉的发展中国家,在生产转移的过程中出现了“血汗工厂”、“大规模裁员”、“生态环境恶化”、“消费者权益受侵犯”等问题,这些问题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西方发达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工会、消费者等团体对跨国公司发起了声讨,先后发起了国际劳工运动、环保运动、消费者运动等,要求跨国公司在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应尊重人权、维护劳工、消费者等权益、保护环境等。至此,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散,企业社会责任运动成为一种世界潮流。

    在经济全球一体化和可持续发展理论日趋成熟的今天,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发展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重视,企业社会责任也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内容和时代意义。当前国际社会责任运动也呈现出新趋势:

    一是企业社会责任高度融合于国际贸易政策和规则。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企业社会责任日益成为全球企业管理的一种新框架,并备受西方发达国家的推崇。为了参与国际竞争并获得竞争优势,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转型经济体都应遵守国际行为准则,在进行经济活动的同时兼顾社会利益。可以说,企业社会责任成为国际贸易中的“软法律”(Morth,2004)或“被规管的自律”(Knill & Lehmkuhl,2002)。虽然目前还没有强制执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认证,但是不少国家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将企业社会责任全面贯穿于国际贸易中,不再局限于生产过程中的环境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等,更是延伸到采购、供应等环节上。事实上,早在2000年以后,几乎所有的欧美企业都以通过社会责任评估和审核作为其选择全球供应商和承包商的标准。

    二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化更全面和清晰。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发展的历程中,已有若干国际倡议、标准、指南等工具相继被采用,比如专门针对劳工保护的标准SA 8000、主要针对环境和产品质量的ISO 9000和ISO 14000标准等,尽管这些工具都是从不同的广度和深度,分别集中处理社会责任的单个或多个方面的议题,但是并不能综合地对企业社会责任进行全面管理,应用者对于众多不同的社会责任工具难以获得全面、清晰的理解(黎友焕、魏升民,2012)。2010年ISO 26000的发布,使得社会责任出现一个可以完美地融入各个方面议题的全面管理体系,从责任管理、质量安全、员工发展、环境保护、社区参与等议题对企业社会责任进行综合性的管理。2013年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发布了最新版本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G4,更是将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化推向另一个高度,使得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化更全面和清晰。

    三是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突出企业特征和行业特征。受企业规模、产品类型、企业资源和利益相关者等方面的影响,加之企业社会责任本身的复杂性和内容的丰富性,不同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认知和行为也存在差异(Carroll,2000)。从管理实践看,不同属性、不同产业或行业的企业社会责任是有差异的。随着国际企业社会责任实践的不断推进和深化,突出行业特征和企业特征成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一种趋势。到目前为止,全球报告倡议(GRI)已经发布了包括食品加工行业、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公共机构行业、会展组织行业、媒体行业、物流及运输行业、金融服务行业、建筑与房地产行业等行业的行业社会责任补充指引。

    四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发布数量大幅增长。据统计,1992年全球范围内仅有26家企业发展了可持续发展报告,到2010年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数高达5176份,是1992年的199倍。其中,从1992年的26份到2001年的1191份,整整历时10年才突破千份,而在2001年之后,则每年以数百份的速度增长(具体见图1),由此可见,全球可持续展报告的发布数量呈现大幅增长的趋势,企业对于企业社会责任信息的披露越来越积极主动。

 20150317170307

图1 1992-2010年全球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发布情况

资料来源:http://www.corporateregister.com。CorporateRegister.com是世界上企业责任(CR)报告的最大网上名录,是世界范围内CR报告和资源的主要参考点。

 

(二)国际社会责任运动对中国对外投资的影响

    第一,推动中国对外投资的社会责任与国际标准接轨。一方面,为了适应新形势和新要求,企业开始了解和学习相关的国际社会责任规则,改变以往的思维和做法,调整战略目标、管理方法和模式,按照相关的国际惯例和标准开展投资活动,努力使企业的经济活动与国际市场接轨;另一方面,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积极出台一系列政策并制定相应指南,以指引企业在海外投资中社会责任的履行,如2013年商务部和环境保护部联合发布《对外投资合作环境保护指南》。该《指南》旨在指导中国企业进一步规范对外投资合作中的环境保护行为,引导我国企业在海外履行环境社会责任,与东道国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第二,提高我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的门槛。虽然企业社会责任标准在全球范围内未形成强制性约束,但是在海外投资活动中,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少西方国家将企业社会责任规则和标准作为其选择海外合作伙伴的标准。随着国际社会责任标准的越发全面和清晰,对参与海外投资的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从早期关注人权、劳工问题转向关注劳工、环保、当地社区利益等全面的社会责任问题。一直以来,企业社会责任实践是我国对外投资的薄弱环节之一,全面的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无疑提高了我国进入国际市场的门槛,将有更多的企业被拒之于国际市场,即使已经进入国际市场的企业也有可能在新一轮的国际社会责任运动中被淘汰,对于我国企业而言是一个较大的挑战。

    第三,加剧行业性的贸易保护。近年来,我国对外投资的领域主要涵盖能源、矿业、制造业等,这些行业在全球贸易中属于较为敏感的行业,涉及投资东道国的能源安全、环境保护、劳工问题等。其中,我国企业在参与海外投资活动中劳工问题、环境保护问题时有发生,常受投资国家的诟病。随着行业性企业社会责任守则的逐步推行,一些国家可能会利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在相关行业中导入更多的行业性社会责任准则或要求,加剧贸易保护,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我国参与海外投资。

 

二、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缺失问题分析

    在投资东道国积极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并赢得国际声誉和竞争优势的我国企业并不在少数,然而,在对外投资的企业中也不乏因社会责任缺失导致的败局。从中国对外投资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情况看,确实存在着许多不足:漠视安全生产、劳动用工、环境保护等法律法规,导致各种环境污染问题、劳资纠纷问题时有发生(如2008年中国有色金属矿业集团在赞比亚的铜矿因工资纠纷引发暴力事件。);过分强调与当地政府的沟通和合作,而忽略了融入当地社区,引发各种矛盾和冲突(如2012年万宝矿产公司与缅甸军方合作的铜矿因扩建计划而大规模征用农地,遭到当地居民强烈抵制,并爆发混乱的抗议活动。);在与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有些企业违反商业道德,通过贿赂等非正常手段与当地政府打交道(如2010年中国路桥集团因涉嫌欺诈和贿赂被禁止8年内参与投标承接世界银行资助项目。)等。尽管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缺失问题时有发生,被外界诟病,但是究其原因,既有客观因素的影响,也有主观意愿的左右,归纳起来有以下原因:

    首先,企业社会责任意识淡薄,建设能力不足。很多企业对国际企业社会责任理念以及做法不甚熟悉,履责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常将企业社会责任等同于慈善捐赠和公益活动。在东道国履行社会责任的重点领域和方向缺乏科学严谨、全面系统的统筹安排,对企业自身可能存在的责任风险预见不足,没有从企业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认识企业社会责任,并将其贯穿于企业的发展过程。此外,由于中国对外投资的历程较短,加之自身的经营管理能力较弱、国际化人才匮乏等因素,企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能力仍有待加强。

    其次,注重短期利益,缺乏可持续发展规划。虽然履行企业社会责任需要投入一定的实施成本,但是从长远看,履责为企业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远远高于其实施成本。然而,有些企业受逐利动机的驱动,缺乏企业长远和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考,只注重眼前利益,导致社会责任缺失事件时有发生。例如,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不按照环保标准采取相关的环保措施,结果轻者被当地政府罚款、停产整改,重者则被列入黑名单、被媒体曝光。由于违反当地某些环境法规,2014年中国铝业在秘鲁的铜矿被暂停生产就是典型的一例。这不仅影响企业的持续发展,同时也导致中国企业出现形象危机。

    再次,对投资国当地法律文化了解不足。充分了解当地的法律文化,才能与当地政府、社区进行有效地沟通,才能有的放矢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较大,制度环境和法律环境迥异,中国企业往往对投资东道国的法律、文化、习俗等缺乏基本了解,导致与当地社会出现信息不对称、沟通不畅等问题,进而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

    最后,在国际社会责任体系中缺乏话语权。在中国对外投资的过程中,一旦由于不同的投资环境、政策法规以及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差异而出现一些问题,容易被国际媒体放大,认为是不负责任的企业。事实上,完全按照国际社会责任体系评估中国企业并不完全合适。企业社会责任运动起源于西方,西方国家在国际社会责任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具有绝对的话语权。无论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和规则的制定、还是企业社会责任实践的推进,几乎都是应西方国家和企业的发展和需要而生。因此,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社会责任体系的同时,应适当争取在其中的话语权,并通过沟通对话,使国际社会责任体系加入中国情境因素,反映中国企业的利益。

 

三、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战略思考

    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不仅关乎企业自身发展战略的实现,也关乎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可持续发展,甚至关乎国家的国际形象。因此,破解中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之道,是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的“入场券”,是参与全球竞争的必然选择。

(一)政府方面

    首先,要加强企业社会责任培训,提高企业社会责任意识。目前,不少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理论、标准、国际规范以及做法都一知半解,这势必会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因此,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进行指引和监督,可以通过举行座谈会、培训班、研讨会、论坛等方式,帮助企业了解和熟悉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理论、国际通行规范与标准等,使更多的企业高管和相关人员对企业社会责任有更全面的理解和掌握,以提高其社会责任意识,并促进其科学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第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发布指导性文件。为了更好地引导和鼓励企业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实现与投资东道国互利共赢、共同发展,首先应完善对外投资的法律法规,确保我国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的监管有法可依;其次应发布行业性的企业社会责任指引,为企业在员工管理、环境保护等社会责任行为方面提供明确的方向性指导和监督。

    第三,设立对外投资企业社会责任专门机构。在国内,联合一定的权威部门设立海外企业社会责任专门机构,专门指引和帮助企业对外投资的社会责任履行;在国外,通过在热点投资国设置驻外机构,协调国际合作中出现的社会责任问题,并为企业提供各种服务,如该国社会责任标准的信息服务等。

    第四,增强在国际社会责任体系中的话语权。根植于西方社会文化情境下的企业社会责任国际标准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为了维护我国企业的利益,政府除了鼓励企业在海外社会责任的披露和宣传,还应组织专家积极加入国际社会责任组织,参与国际标准和指南的制定,将中国元素导入国际社会责任标准,以增强中国企业在国际社会责任体系中的话语权。

(二)企业方面

    首先,将企业社会责任纳入企业战略管理体系。实践证明,应将企业社会责任与海外经营密切结合起来,并将其纳入企业发展战略体系,对履行社会责任的重点领域和方向进行科学严谨、全面系统的统筹安排,并贯穿于企业的经营过程,从而形成企业提升竞争力的一种软实力。

    第二,坚持包容性发展的原则,积极履行多元化的企业社会责任。企业应熟悉并严格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法规,重点遵守税收、劳工、环保等方面的法律法规,合法经营,公平竞争,杜绝商业贿赂。企业应关注当地社区的利益,处理好与社区的关系,化解利益纠纷和矛盾冲突。企业还应通过加强与当地企业的合作,积极推进本土化经营,提高对当地经济增长的贡献,促进当地就业等,以谋求双方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

    第三,建立企业社会责任管理制度,主动适应国际惯例与标准。一方面,企业应充分了解和熟悉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惯例和做法等,在此基础上,制定与之相适应的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体系;另一方面,应定期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进行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加强与东道国的社会责任沟通,以获得更多的投资机会。

(三)社会方面

    第一,构建以行业协会或组织为主,社会公众为辅的监督体系。除了宣传和落实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发布的行业性企业社会责任外,行业协会应构建该行业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实践数据库,加强与对外投资企业的联系,持续跟踪其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情况,并及时向社会公众披露社会责任信息。

    第二,成立企业社会责任诉讼第三方组织。由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存在较大的差异,对外投资企业与东道国的利益相关者之间可能出现冲突和矛盾。因此,需要第三方组织予以调解。第三方组织可以按一定比例由中国和东道国的非政府组织人员构成。一方面,当东道国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受到损害时,可以通过第三方组织对中国企业提出诉讼,避免出现罢工、袭击中方管理人员等过激行为;另一方面,当政府在对外投资的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上“失灵”时,第三方组织可以进行干预和调解。

【作者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本文为广东省自然基金项目“基于ISO26000的中国社会责任评价体系研究” (S2013010011518)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 黎友焕,魏升民.企业社会责任评价标准:从SA 8000到ISO 26000[J].学习与探索,

2012(11):68-73.

[2] Carroll, A. B.. Business and Society: Ethics and Stakeholder Management [M]. Cincinnati, Ohio: South-Western Publishing, 2000: 33-36.

[3] Knill, C. & Lehmkuhl, D.. The National Impact of European Union Regulatory Policy: Three Europeanization Mechanism [J].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2002, 2(41): 255-280.

[4] Morth, U.. Soft Law in Governance and Regulation: an Interdisciplinary Analysis [M].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2004: 1.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