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6 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导航 澳门赌博技巧 博狗博彩 博彩官方网站 澳门在线博彩 牛牛赌博 线上赌博 线上赌博网站 赌场网 澳门网络赌场 澳门赌场官方网站 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网址 澳门新葡京开户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新葡京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手机app下载 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客户端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址 银河娱乐 澳门金沙 金沙娱乐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方网站 金沙开户 金沙注册 金沙网站 澳门金沙官网 银河开户 银河网址 银河注册 澳门银河官网 银河免费注册 银河免费开户
管理“文治”时代的企业文化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管理“文治”时代的企业文化

2005-07-06 17:02:42 评论评论关闭

  人类的管理活动迄今已经经历了经验管理、科学管理和当代文化管理等三个大的阶段或基本形态,俗称管理的“人治”、“法治”和“文治”三个时代。文化管理是对过去的经验管理和科学管理的内在的超越,它不仅在管理的各主要方面与过去的两个形态相比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而且使人类的管理活动跃上了一个新的更高的形态。在新的管理时代,企业文化已在管理中居于核心的地位。因此,适应变化的环境,建设与时俱进的企业文化,这样,企业文化才会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才会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精神支撑。

一、管理的“文治”时代及其基本特征

  “文治”时代的文化管理凸显“软实力”的重要地位,着眼于管理系统的深层治理和长期效用,强调企业文化对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基础地位和动力功能,以“人本”、“智本”等全新的理念,大力推行企业文化内驱力基础上的更为内在和更加自觉的“软管理”、“自我管理”等现代管理方式。

管理三个基本形态的主要特征对比简表

特   征 模式(形态)
经  验  管  理 科  学  管  理 文  化  管  理
年限 1910年以前 1911—1980 1981年以来
特点 人治 法治 文治
组织 直线式 职能式 学习型
控制 外部控制 外部控制 自我控制
领导 师傅型 指挥型 育人型
管理中心
人性假设 经济人(工具人) 经济人 复杂人(自动人、观念人)
激励方式 外激励为主 外激励为主 内激励为主
管理重点 行为 行为 思想
管理性质 非理性 纯理性 非理性与理性相结合
行为基础 经验 规则 文化

注:本表引自张德主编的《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清华大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第二版,11页。本文作者做了些许修改。

二、“文治”时代管理战略构架的新变化

  第一,管理环境的改变

  管理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活动形式只能在特定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中展开。管理方式的任何改变都与其赖以存在的特定时代的社会环境相关联。管理的具体特征必须与时代精神的基本要求相一致。经验管理和科学管理都与过去物质资源为主的经济形态相关联,严格说来,它们是工业时代不同阶段的产物。而文化管理则与当代知识经济或信息化时代的要求相吻合。知识经济以知识的创造、拥有、使用、传播等为价值生产的基础和主要方式,创造和拥有知识的人力资源凸现为第一资源,管理面对的是知识劳动者,管理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和促进知识劳动者的成长及对其创造能力的培养。信息化改变了旧有的空间、时间观念,打破了企业的围墙界限,使企业处在一个完全开放和瞬息万变的环境之中。及时、准确、充分地获取和掌握相关的信息,随时以创新的精神和变革的姿态应对不确定性,成为企业谋求生存与发展的基本能力。全球化基础上之科技的飞速发展、不同文化的交流碰撞,使环境与生态保护、人权与民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等观念层出不穷,深入人心。管理必须面对所有这些前所未有的深刻的变化,并做出积极的反应。

  第二,企业观念的改变

  管理环境的改变要求人们扬弃纯粹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观念,代之以更注重企业的社会责任的新企业观。新企业观认为,企业作为复杂的社会大系统的组元,其存在与发展本质上植根于社会大系统的协调运行和动态平衡。企业不应当仅仅局限于对自身利益的追逐,而应该把企业利润或组织利益的实现置于它们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的大前提之下。因为,企业利润或组织利益并非什么至高无上的东西,它只不过是企业充分履行其社会责任的自然结果。当然,这里所说的社会责任并非仅指在企业经营活动之外举办一些义举之类的简单事实,它更主要地是指企业通过自己特定的经营活动,使社会资源得到有效整合与价值提升,从而为满足社会多方面需求、解决就业等社会问题,为人才培养与个人成长以及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等做出贡献。

  第三,企业与员工关系的改变

  新企业观认为,员工并非企业的异己力量,他们在组织中工作,也决非是实行一纸契约,用自己的劳动换取生活资料那么简单。人们选择某个企业并从事其中的某种职业,实际上是对他们的生存方式和个人发展模式的选择与追求。他们由此就将自己的命运和所选择的企业的命运捆在了一起。不仅它们是这个组织的,反过来这个组织也是他们的。在这个组织中适意地成长,既是他们的要求,也是组织的责任。这种个人追求与组织责任的统一是现代所谓学习型组织发展的最内在的动力。彼得•圣吉称之为“组织生命力的泉源”。不仅如此,这种统一更为深刻的意义在于,它打破了传统的契约关系,在组织与其成员之间以及组织成员之间造就了一种新型的盟约关系。与传统的契约关系用一天的辛勤工作,交换一天对等而公平的报酬不同,新型的盟约关系“建立在对价值、目标、重大议题,以及管理过程的共同的誓愿上面”(彼得•圣吉语)。总之,在这种盟约中人们信守着共同的誓愿,通过相互帮助和互相促进而一齐成长着,组织与其成员也在同样的相互作用中共同成长着。盟约关系和谐、优美与均衡,使组织的成功与其成员对家庭、公司、社会的更大抱负同时实现。

  第四,企业竞争态势与观念的改变

  企业竞争是企业发展的根本动力之一。企业之间的竞争随着时代的变迁历经自然资源竞争、产品竞争、资本竞争、技术竞争等多种形态和多方面的“硬碰撞”等态势。“文治”时代的到来,将企业竞争的态势转移或者说提升到以企业文化为核心的“软实力”的角逐上来了。诸如人才竞争、知识竞争、品牌竞争、形象竞争等等。伴随着企业竞争态势从有形的“硬碰撞”到无形的“软角逐”的变化,企业竞争的观念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你死我活的“输赢”观念被合作联盟的“共赢”理念所取代,我有你无的差别策略转变为优势互补战略,对有限资源的争夺升华到资源共享的境界,加之系统整合、集群发展以及企业生态链、效益溢出池等有关企业竞争的新理念的推动,竞争不再是单纯的战争,而被看作是资源有效配置的平台,企业携手发展的纽带。

  第五,企业生存与发展基础的改变

  依靠某种现成的资源或既得优势,例如原材料、机器设备、资金或者技术与市场等等,作为企业生存与发展之基础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善于变革,勇于创新,打破企业围墙界限,融入一体化的市场中用智力整合资源,靠知识凸显优势,在变革中求稳定,在创新中谋发展,在纵横交错的网络中拓展空间等已成为现代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方式和根本保障。
总之,当信息化和知识经济将创造和拥有知识的人力资源凸现为第一资源,当人们充分地认识到人的复杂性和文化属性,认识到知识员工成长和创造力培育等规律的客观要求的时候,管理必然地要转向以人为中心,并自然地推崇以育人为目的的人本理念;当新企业观突出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当企业意识到自己与员工之间盟约关系的本质的时候,管理当然着重精神理念和共同的价值观对企业发展和“盟约”关系的统领功能与作用,并实施文化管理;当以企业文化为核心的“软实力”的竞争成为现代深度竞争的战略制高点,当创新被认定为企业生存的保障和永续发展的基础的时候,管理的“文治”时代便自然地到来了。

三、管理“文治”时代的企业文化

(一)“文治”时代企业文化在管理中的灵魂地位

  在“文治”时代到来以前,企业文化被当作众多管理要素之一,并不具有统领全局的核心或枢纽地位。“文治”时代的文化管理不仅突出了企业文化在整个管理系统中的核心与枢纽地位,更将企业文化看作是统领管理全局的,贯穿于管理全过程、各层次和各方面的活的灵魂。在“文治”时代的文化管理形态中,没有文化便没有管理。每个管理环节都是系统的企业文化的组成部分,文化既蕴含在它们内部,又表现为它们各自特有的样式。管理通体都是文化,或者说管理本质上就是在培育和造就企业文化。

(二)“文治”时代企业文化的基本理念和发展趋势

  “文治”时代的企业文化将着重凸显如下一些基本理念:
1.以人为本的理念。人不仅被认为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中心,而且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将成为企业经营管理的最终目的。
2.智力本源的理念。有智斯有财,智力(或知识)将被尊崇为企业最有价值的财富和一切财富的源泉。
3.生态文化理念。在凸显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倡导绿色生产的基础上,进一步把生态概念扩大到包括社会、经济、文化等在内的企业整体生存环境上来。优化甚至创造这样的企业生态系统,将作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4.合作结盟理念。企业之间、企业与社会之间的合作结盟,企业与其员工之间和员工相互之间在“共同誓愿”基础上的盟约关系等,被认定为维系和促进企业系统有机体生存与发展的实质性纽带。
5.创新变革理念。以变革应对挑战,用创新推动企业发展,将被认同为企业长盛不衰的根本保障。
无论各个企业以什么样的具体文化面貌出现,这些理念都将成为他们构筑“文治”时代新企业文化的核心理念。也就是说,遵从这些理念将成为“文治”时代新企业文化的显著的共同特征。

  依循上述基本理念所建构的“文治”时代的新企业文化,必然会表现出下列基本发展趋势:
第一,以企业同员工之间的新型盟约关系为基础的企业文化共同体的培育和构筑,将成为企业文化建设的重中之重。
第二,在这种企业文化共同体中,以人本思想为基础,知识管理为核心,大力倡导软管理、自我管理等方式,精心营造普遍、持久和浓厚的学习氛围,努力培育企业的变革创新能力,将成为新企业文化建设的主要内容。
第三,企业之间合作、结盟拓展自身发展空间,合力营造以企业群或企业链为载体的企业文化圈的战略,将倍受青睐。
第四,建立在新企业观凸显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共赢”价值取向基础上的、以促进整个社会生态环境的优化和塑造良好企业形象的努力,将成为对企业进行评价的基本标尺。
第五,适应全球化和信息化的要求,一方面从民族和地域文化中寻根,另一方面在不同文化的交流和碰撞中蜕变与升华,最终建构起极具开放性、包容性、适应性和应变能力的企业文化,将会是“文治”时代企业文化的主要特征。
第六,做到主要用文化力来经营管理企业,通过文化“软实力”形成竞争优势,在不断变革创新中谋生存、求发展,将成为“文治”时代优秀企业文化的根本标志。

(三)“文治”时代建构企业文化体系应注意的问题

  以上我们集中讨论了“文治”时代企业文化共性方面的问题。对于一个特定的企业来说,作为一个具体的文化有机体必然是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体。如果说,失却了时代共性的企业文化是不合时宜的、没有生命力的,那么,缺乏个性和特色的企业文化就不仅是僵死的、空洞的,甚至干脆就没有其独立存在的理由。因此,既注重融汇、承载时代共性,又着力突出自身特点,精心构建富于时代感和极具个性特色的企业文化,是“文治”时代建构企业文化体系应注意的首要问题。

  第二,虽然“文治”时代企业文化将呈现出不断创新变革的总体态势,但是,由于企业文化本质上是以企业员工之群体心智模式为其活的载体的,而且这种群体心智模式的养成和存在又是长期的和极其稳定的,因此,在稳定中求变革,于变革中保持稳定,处理好稳定与变革的关系就成为“文治”时代建构企业文化体系应注意的又一重大问题。

  第三,如前所述,“文治”时代是以“软”性化为其突出特征的,然而,根据人的心理活动和行为规律,以诸如精神理念等为其样式的“软”性的东西,必须伴之以诸如制度、规则等“硬”性的东西作为规制手段,才能够做到牢固化和规范化。因此,将软约束与硬规制有机地结合起来,尤其是构建一整套规范化的企业文化建设的规章制度,是克服随意性和短期行为,通过长期努力系统建构“文治”时代企业文化体系的根本保障。

参考文献:
1.王文奎:《当代新管理理论的四大核心理念》[J].理论导刊 2003,(1)。
2.陶  严:《新世纪企业文化讨论综述》[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2,(8)。
3.陈永红、周志刚:《7“C”模型——构建企业文化的新思路》[J].理论月刊 2002,(3)。
4.李  峰:《21世纪企业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J].山东经济战略研究2003,(2) 。

王文奎    西安理工大学公共管理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