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关系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论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关系

2009-09-01 11:18:41 评论评论关闭

作者:黎友焕

  《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确定了九大任务,其中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排在第一大任务;省十届五次全会提出把握和处理好五个重大关系,其中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关系排在第二位。根据《纲要》以及十届五次全会精神,笔者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看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关系。

一、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是对立统一关系

  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虽然是经济发展的两个阶段,但仍然存在一定的矛盾性。目前,广东传统产业产值占GDP的绝大部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传统产业仍是广东经济增长的基本力量。虽然传统产业的发展对广东的经济增长功不可没,但其高能耗、高污染、低产出等负面效应却正在严重阻碍着产业结构升级,传统产业也面临着亟需改造的困境。因此,如果广东还一味地依靠传统产业,追求产量效益,牺牲环境,依靠劳动力成本优势取胜,未来的经济发展后劲将无以为继;反过来,如果把全部精力放在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现代产业上面,经济发展的大厦将缺少基础支撑,不但不能全面发展现代产业,而且会失去传统的优势产业。因此,片面固守传统产业而无所作为和片面追求产业结构高级化而盲目冒进的两个极端路径都是不可取的。

  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的统一关系必须依靠产业升级这一根“红线”有机地串起来。Kaplinsky和Morris(2001)认为产业升级的四个层次为:流程升级;产品升级;功能升级;链条升级。无论处于哪个层次,都意味着从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升级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现代产业。产业升级是产业结构提升的核心,传统产业经济学认为,区域产业结构从农业向轻纺工业,继而向重化工业、高加工度工业和高技术产业演进,这也是被广泛认可的产业升级路径。然而在全球化产业分工格局下,将传统意义上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提升到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仅仅是产业升级的次要途径;从低附加值的生产环节,逐渐向高附加值的研发、设计和销售及售后服务转变,必将成为传统产业升级为现代产业的主要途径。

二、发展现代产业不等于完全放弃传统产业

  改革开放30年来,传统产业如家用电器、纺织服装、食品饮料、家具、鞋帽、塑料、五金建材等为广东经济发展和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传统产业是广东业态的主要特征,也使广东连续多年保持全国第一经济大省的地位;同时广东传统产业还对拉动全国范围内的就业增长、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在广东现代产业的发展过程中,传统产业的比较优势不但不应该放弃,而且还要把它当作现代产业发展的基础和出发点。现代产业的发展,必须依托于传统产业的基础,通过调整传统产业结构,进而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主要包括就地转型和异地转移的两种途径。一方面通过自主创新做强总部、研发、设计和营销工作, 通过技术改造、产业升级和产业链整合,寻找和拓展传统产业价值增值的新路径,升级或转化为现代产业,另一方面引导部分传统产业异地转移与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有机结合起来,转移出部分落后的工业流程,留出空间引进新兴现代制造业,发展服务业。

  因为在传统产业体系内,除了有低水平的生产技术外,也有先进的生产技术。有些低技术产业也可以通过采用高新技术、先进适用技术和现代管理技术进行改造,推动产业链条向高附加值的两端延伸,升级为现代产业,从而为广东产业链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例,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已经非常先进,但大多国家没有完全放弃传统的产业,如1982年美国里根政府制定了改造传统产业与发展新兴产业并举的战略,使传统产业实现了现代化的升级改造。所以广东现代产业的发展进程中不仅不完全替代传统产业,还应该积极采用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以实现现代产业发展的同时传统产业也随之协同发展的和谐局面。

三、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发展方向不同,但手段和目的相同

  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发展的手段都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依靠技术的自主创新,而不是单纯的依靠国外的技术。长期以来,广东主要依靠引进技术和模仿创新来发展经济,无法掌握核心和关键技术,自主创新严重不足。从动态的角度考虑,在特定阶段大量地吸收国外先进技术是广东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阶段,也是实施技术追赶的一条切实可行的战略路径。但长期的高技术依存度,必将使广东落入“比较优势陷阱”,自主创新能力长期得不到提高,无法发挥其后发优势,只能依赖发达国家亦步亦趋,产生技术的路径依赖效应,进而进入技术的“路径锁定”,使广东永远无法走不出“后发劣势”的泥潭。

  传统产业和现代产业发展的目的都是化挑战为机遇,增加产品附加值,提升产业竞争力。传统优势产业的发展方向应该侧重品牌化和集约化,进行技术改造、加工与设计相结合,目的是要提高传统产业的科技水平、拉长产业链和增加竞争力。对龙头优势企业来说,品牌战略是其产业升级最大的出路;对传统农业,应该集约发展,建立生态农业和生态农村,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水平。对于现代产业,《纲要》明确规定要优先发展现代服务业,重点发展金融业、会展业、物流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外包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总部经济和旅游业;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重点发展资金技术密集、关联度高、带动性强的现代装备、汽车、钢铁、石化、船舶制造等产业;大力发展高技术产业,着力发展电子信息、生物、新材料、环保、新能源、海洋等高端产业和产业链高端环节,加快提升高技术产业核心竞争力。

  综上所述,在当前广东的经济发展中,劳动力和资源丰富,而资本和技术相对稀缺的特点,因而在参与全球分工中,广东企业处于“微笑曲线”中间低附加值的传统产业发展阶段,而两端高附加值的价值环节则被发达国家的现代产业所垄断。在巩固发展传统产业的同时,如果不能及时转型、升级为现代产业,广东就有可能被产业锁定,落入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的“比较优势陷阱”。因此,广东省的产业升级关键要靠自主创新,掌握核心技术, 提高附加值,才能够将“后发劣势”转化为“后发优势”,从产业链的低端迈向高端,最终实现从“广东制造”到“广东创造”和“广东服务”的转型。

(本文发在《南方日报》2009年9月1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