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机器人计划搁置 工业自动化新契机何在?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百万机器人计划搁置 工业自动化新契机何在?

2017-02-17 18:21:24 评论评论关闭

来源:央视国际-经济半小时

我国二季度的热钱的大致规模约为一千亿,中国经济整体企稳回升,人民币升值预期增强,都是短期国际资本流入的幕后推手。专家认为:这次热钱流入速度前所未有,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拔热钱进股市而弃楼市。通过设置门槛和适当的货币政策,热钱并非不可防范。

我国二季度的热钱的大致规模约为一千亿,中国经济整体企稳回升,人民币升值预期增强,都是短期国际资本流入的幕后推手。专家认为:这次热钱流入速度前所未有,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拔热钱进股市而弃楼市。通过设置门槛和适当的货币政策,热钱并非不可防范。

今年一季度,央行从市场上购买的外汇量平均每月仅有1000多亿元,几乎是自2006年以来的低谷。但从4月开始,这个数据直线上扬,5月份已经上涨到2869亿元,而到6月底,中国的外汇储备首次突破了两万亿美元,与此同时,国内股市、楼市持续升温,这似乎在多个方面印证了对热钱涌动的担忧。那么,数以百亿计的国际热钱到底如何流入国内?它们流向了哪里?带来的风险又有多大?

记者:“我知道你们有一个十几个人的小组一直在关注热钱的流动,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动向?”

广东省社科院热钱研究监测专家黎友焕:“我们发现四月份开始热钱表现出非常活跃的状态,就是加大流进。一直到六月份,我们发现六月份上旬已经出现净流入状态,我们跟踪它的流进速度,它呈现加速度流进的状态,而且六月份到现在这个速度是前所未有的,是02年跟踪到现在最厉害的速度,但是目前的总量还没有像07年08年流进速度的总量。”

记者:“大概是当时流进总量的多少?”

黎友焕:“现在我们不好比,但是大约能达到60%到70%的量。”

记者:“那据你们了解这批热钱流向了什么地方?”

黎友焕:“我们发现这一波热钱进来,新进来的,是回避房地产的。实际上热钱这两个月是抛弃了房地产,所以我们预计房地产很快会出现一波调整。既然房地产不是它们的主要新流向,而且我们发现六月份开始是成为它们抛弃的对象,那么这个问题就大了。所以我们一眼就发现是股市,新流进来的热钱主要是流进了股市,那么我们马上也在跟踪。我们发现热钱已经对股市表示出非常高度的重视,那意味着股市要是这样疯下去,没多久成为热钱再抛弃的对象,因为太快,太快就不正常。它的特征就是流动快,秘密流动,追逐高利润。”

记者:“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机构在操纵热钱呢?”

黎友焕:“主要还是以港澳台的投资和储蓄资金为主。那么那一波热钱进来一开始也是以港澳台的投资和储蓄资金,后来我们就发现世界华人的投资和储蓄资金,再后来发现有国际投机基金进来。实际上热钱的流动我们大陆的境外热钱流动都有这样一个特点,从大的方面讲,放眼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能完全阻挡热钱。”

记者:“那现在它们是走什么渠道呢?”

黎友焕:“它们这样的企业也好,地下钱庄也好,在跨境运作资金流动的时候,他们什么方法都用。比如说他们会跟贸易公司联系,通过对外贸易收汇进来;他们通过外商投资企业用FDI的形式进来;他们甚至通过加工厂发工缴费的形式带进来,很多的方式,我们细分渠道,有100多种渠道。”

黎友焕:“在02年以前,这种非法流动,从美国直接进来的很少很少。实际上我们跟踪到人,我们才在06年07年,08年才发现这样的踪迹,就是国际组织国际基金在美国进入中国大陆的,才跟踪到这样的踪迹。当然06年以前很多美国的企业,包括美联证券,他们在我们国内一些大城市购买一些房产,那么这房产,不能说他们是热钱进来的,但他们确实在我们中国大陆赚了很多钱,那么这一步我们没有纳进去。”“总的来说,美国的资金流向中国大陆是逐年增加的,那么这个也是应该引起美国方面的注意的。我相信我们这两年下来之后,我们的整个货币政策,整个经济政策受到热钱影响之后,美国方面应该会重视这样一个问题。”

记者:“对于热钱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异常流动,您认为中美两国政府应该注意什么问题?应该怎么做?”

黎友焕:“美国和中国在制定汇率政策的时候要考虑到双方的差别,因为这个市场还是一个整体的国际市场,还是自由流动的市场。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你也要意识到,你的钱和中国的钱只是两个市场,两个不同的市场,当然它会沟通的,会流通的。你这个政策会影响到对方的政策,你会影响到对方的资金的流动。我们引用资金政策的时候也要考虑到国外其他地区,比如说美国的汇率政策。我们考虑刚才你说的是否要加息。不仅要考虑到我们是不是通胀通缩的问题,可能也要考虑到国外的汇率,比如说美国的汇率,也要考虑到我们的政策出台之后我们这个市场上的一拨流动资金,会怎样流动的事情。还有一个中美未来的合作就是要共同打击非法资金的跨境流动。”

记者:“那有什么办法吗?”

黎友焕:“沟通信息是最大的。假如说两地政府,特别是金融界能沟通这样信息,这个银行的资金的身价和流动方向,某个大型企业、某个投机基金的流动方向的话,一沟通马上就得到了结论。这个是未来两国合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分类:时事热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