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6 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导航 澳门赌博技巧 博狗博彩 博彩官方网站 澳门在线博彩 牛牛赌博 线上赌博 线上赌博网站 赌场网 澳门网络赌场 澳门赌场官方网站 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网址 澳门新葡京开户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新葡京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手机app下载 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客户端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址 银河娱乐 澳门金沙 金沙娱乐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方网站 金沙开户 金沙注册 金沙网站 澳门金沙官网 银河开户 银河网址 银河注册 澳门银河官网 银河免费注册 银河免费开户
天津积分落户铺开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天津积分落户铺开

2016-10-21 10:46:28 评论评论关闭

来源:九江新闻网

高考家长积分落户铺开高考家长天津积分落户铺开高考家长们做好准备了吗?们做好准备了吗最近的一条消息让北漂族很是兴奋,那就是北京市通州区将要开始实行积分落户了。在国家发改委2月4日下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方案》中,北京市通州区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两省、62个城市(镇)的一员。根据方案,通州将推进积分落户政策,为北京以及国内其他特大城市户籍制度改革提供经验。

一直以来,外地人落户北京,除了应届毕业生有一定的落户指标以外,想要通过其他的方式落户北京非常困难。通州区为北京副中心,2013年常住人口132.6万人,其中户籍人口只有68万人,将近一半的人都没有北京户口。根据计划,到2017年将实现9万外来常住人口和本区农民的市民化。此次积分落户政策中,就业、住所、社保成为积分重要指标。具体为:具有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租房也可以),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连续居住年限。政府将根据这些指标设定分值,任何人只要达到一定分值就可以申请落户。

2014年颁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中提出,特大城市可采取‘积分制’入户,淡化‘户籍制度’。不仅要放开小城镇落户限制,也要放宽大中城市落户条件。北京通州此次的户籍制度改革可以说是按照《规划》指明的户籍制度改革方向在前进。事实上,在中国几大城市中,广州和上海已经率先实行了积分落户制,那么积分落户政策实际上落实的效果如何呢?普通的“大城市打拼一族”又是否真的可以通过积分来获得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呢?大城市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试点效益问题并存

目前,上海、广州等特大城市都已开始采取积分落户制来控制户籍人口增长。

中投顾问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扈志亮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广州作为超大城市,积分落户制度较为严格,其实施原则为总量控制、公开透明、有序办理、公平公正,对积分入户细则有详细的规定,其中主要指标,包括合法稳定的就业、合法稳定的住所、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连续居住年限等。目前来看,积分入户制度有一定效果,有利于吸引高技能人才。

2016102103

上海是全国最早实行居住证积分制的城市,只要是拥有合法稳定住所和就业的外来人员都可以申办上海市居住证。考核积分的指标主要是年龄、教育背景、专业技术职称和技能等级、参加社保年限等。2014年上海市开始正式实施积分落户政策,积分达120分的外来人口子女可在上海参加中高考,符合持有上海居住证满7年,得分72分以上才可落户。不过想要通过这一途径获得户口并不容易,最终通过积分获得户口的基本上都是高端人才。

相比之下,广州在积分入户工作更有创新,推动的力度也相当大。2014年广州市积分制方面工作已基本完成了2998名入户人员和3700多名随迁人员“入户卡”的发放工作。广州2014年积分制入户是广州首次改变以高学历、高收入为指向的积分体系,对积分制入户的“门槛”和“规则”进行优化:只设置了年龄、合法住所等8个基本条件以及文化程度、技术能力、职业资格或职业工种、社会服务、纳税等5个计算分值指标。申请人只要在5个分值指标中累计达到60分即获得“入户门槛”,具备入户申请资格后,根据申请人在广州市缴纳社会保险时间长短进行排名。截至2014年11月,广东积分入户的异地务工人员累计达63.2万人。

对于积分落户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主任黎友焕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来看,两地实行积分落户政策后,受益人口数量不可忽视。但共同的问题是,积分落户政策规定繁琐、复杂,缺乏人性化和可操作性,外来人口办理积分落户手续时候极其复杂,相关部门要求死板、严格,办理积分落户手续极其困难。一些生硬的标准也容易让造假者有利可图,如某些城市在设置积分标准时,将是否拥有专利证书、是否创办过企业列入其中,这些标准容易催生“曲线救国”的灰色产业。一些人花钱满足一些指标要求,扰乱了原本的积分落户制。

“积分入户政策必须循序渐进,扎实推进。”黎友焕向记者表示,在积分评分制度制定的过程中要坚持公平和科学两大原则。必须确保评分细则科学性、可操作性强。政府部门要从实际出发,通过实地调研,倾听吸纳群众意见,多方讨论研究,最大限度地体现、兼顾和维护大多数人的基本利益,避免设置带有歧视性色彩的门槛。同时,在操作过程中要公开透明,杜绝因人为因素而影响公平。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陆杰华向媒体指出,在积分落户的设计理念上,首先要注意面对的受众群体是多数的流动人口,一定要让多数人看到希望;第二,这次积分落户改革,即使不能很快解决户口,也要以居住证为依托,依据不同的积分提供不同的保障;第三,设定一定的路径,能够让普通人明白需要多长时间、符合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落户。

对于北京而言,具有首都、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这样的定位,有专家表示,按照这个定位,虽然北京已明确要推行积分落户制度,但并不代表落户北京会更容易。

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曾向媒体介绍,北京与上海虽然都是特大城市,但两地的积分落户政策应该会不一样,“未来能积分落户的,一是高端人才,二是符合北京市功能发展定位的人才,三是长期在北京居住很多年、符合缴纳社保多年等条件的人群。总体来说,北京落户的条件可能会严过上海。”他还表示,北京人口资源环境问题极为突出,解决特大城市问题仅靠控制户籍人口远远不够,“你可以控制落户,但不能控制人来,核心问题还是要靠城市功能疏解”。

“积分落户”大城市准备好了吗

落户大城市,外来人口要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户口本,更看重的是本子背后的同城待遇,此前北上广迟迟不肯放开户籍政策的原因也在于教育、医疗、交通等基础资源有限,怕难以满足人口激增的压力,随着落户政策的陆续开闸,这些大城市做好准备了吗?

公共服务是否跟得上,是能不能控制人口、妥善推进包括户籍制度改革在内的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关键。有专家指出,积分落户的意义在于,就业市场中各用人单位能够享受平等的主体待遇,求职者也能够按能力取得落户资格,不再为一些非市场因素所困扰。实行“积分落户”新政,将优秀的外来务工人口吸纳为真正的城市居民,将会实现农村剩余劳动力有序转移,有力推动城镇化发展进程。

黎友焕认为,虽然户籍制度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却是不可不改的。积分落户给予了外来常住人口一个成为特大城市人的“出口”。

专家指出,像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可承载空间已非常有限,严格控制人口规模可能是积分落户政策的重要导向。

扈志亮认为,上海、广州、深圳的积分落户制度先行施行,尤其是深圳地区,积分落户制度较为完善,入户难度相对小,同时积极采取居住证制度,辅助积分入户。北上广深经济发达,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等逐渐完善,应对人口压力的能力提升,伴随社保改革,未来入户压力或减小。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段成荣认为,北京在积分落户设计时,应该全方位考虑人才属性,不要过多强调人才的高低端,在分数上更多体现公平性。

积分落户是否带来“压力”?

据了解,外来人口落户大城市,政府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落户成本,那么一个户口政府需要支付多少钱呢?积分落户是否会给本来就有些不堪重负的大城市带来更多的压力呢?

据悉,一个人落户某地,该地方政府就要承诺给予其相应的市民待遇,享有相应的公共服务的权利,落户成本就是指政府提供这些公共服务需要支付的费用。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张力曾做过相关研究。根据本地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在享受市民待遇上的差别及公共财政需要负担的市民待遇,量化出全国不同区域、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45个城市自由落户的财政成本。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包括: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最低生活保障、廉租房租金等五项。根据2012年度各地的基本公共服务开支,一个人在某地落户,政府需要支付的基本公共服务成本从3555元到34769元,两者相差近10倍。

在落户成本中,排名最高的是北京,一个户籍人口,北京市政府一年需要为其支付的基本公共服务成本为:下限22769元,上限34769元。这一数据远远高于其他城市。

排名第二的是深圳,深圳市政府需要为一个户籍人口一年支付14300元~16814元;上海紧随其后,为11940元~23325元。此后是天津、杭州、苏州等城市,支付成本低于一万元的是排名第八位的哈尔滨,最低的是西宁,为3555元。

可以看出,城市落户控制最严的上海、北京和深圳,基本公共服务成本水平也最高;落户门槛较低的城市,基本公共服务成本水平排名也相对靠后。

黎友焕对记者指出,落户成本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相关性基本符合预期,成本高的城市多数位于经济总体发达的经济、文化、政治区域中心大城市,低的城市大多属于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此外,落户成本和流动人口也有关,但主要取决于的不是流动人口的数量,而是流动人口的结构。因为,如果外来人口是就业人口,政府并不需要出钱为其支付公共服务,这部分费用是由其本人和单位共同承担的。只有当外来人口是非就业人口(失业者、老人或小孩)时,就需要公共财政来负担了,对城市会造成一些财政上的压力。

扈志亮认为,短期内外来人口落户确实会给政府增加财政压力,主要体现在住房、交通、医疗、教育等方面,农民成为市民关键点在于可以享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这需要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加快改革的步伐,缓解积分落户制度压力。

不过面对落户成本压力,黎友焕认为:“积分落户就是一个解决办法,因为实际上他们必须已经或者将会为社会创造的财富大于落户后给当地财政造成的成本,并且按创造财富大小排列,真正落户的人数小于政府每年的落户指标。”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广东省社会科学责任研究会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责任研究会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二维码

分类:时事热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