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信合作信托或遭遇“点刹”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政信合作信托或遭遇“点刹”

2016-07-26 09:45:19 评论评论关闭

来源:广州日报

政府平台融资日趋艰难 分析人士称目前地方债务仍在警戒线以下

随着审计署在全国大审查的开展,昨日市场上又有消息称,上海银行间资金拆借平台已经停止政府平台项目审批和拆借。如若属实,这将是继信托之后,又一融资渠道对地方融资平台“关上大门”。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近日市场称中央高层要设定赤字“红线”,但由于城投债、信托等通过融资平台实现的“影子财政”并没有办法纳入其中,因此这部分才是风险的主要来源,若监管层有所警示,未来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将更加艰难。

去年已实施“名单制”管理

据报道,上海银行间资金拆借平台已停止政府平台项目审批和拆借。昨日,记者向银行间市场人士多方求证,但相关人士均表示暂未听到这种说法。一位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只有金融机构可以参与银行间的资金拆借。不太清楚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对融资平台项目的贷款和发债进行限制。”而另一位业内人士则指出:“若说要停止为政府平台项目融资的话,涉及银行部分的拆借应该是由银监会来下发文件,而非银行的部分则由央行来出文件。”但截至昨日,两个监管机构都暂未有明文出台。

实际上,自从去年银监会对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实行“名单制”管理以来,这些公司对于审核企业债的发改委以及信托公司来说,基本上已是“过街老鼠”,不能再通过发债或信托来进行融资。

被银监会列入监管名单内的地方融资平台,发改委去年已明确不再接受其发债的申请。一家大型信托公司广州地区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信托公司从去年基本上已完全停止了跟地方融资平台合作。“我们在受理项目时会先查查融资方是否在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目录里,若在名录里,我们就不会做这个项目。”他指出。

信托通常要求土地抵押

不过,地方融资平台仍能“改头换面”发债或发信托。启元财富投资分析总监汪鹏对记者表示,有些地方政府为了融资,会为这些公司注入资产或装入实体业务,那就能够绕开监管了。

即使能绕开监管,融资平台今年以来日子也不好过。以信托融资为例,上述信托公司负责人指出,信托公司对这部分融资主体的风控要求日趋严格。“一是要求地方财政表面上稳健,比如资产负债率不能超过100%,以及信托规模不能超过一般财政预算收入的50%等,此外,多数都要加上抵押物,至少要有一块地。”

业内观点

核查可能主要为摸底

以地方融资平台为核心的地方债务规模仍在不断扩张,引起监管层的重视。不过,目前来看,不管是政府的财政赤字,还是“影子财政”的借贷规模,暂时都仍未突破“警戒线”。

昨日,有市场传言称,高层表示要将赤字率控制在3%以内。而事实上,根据今年财政预算的安排,虽然2013年拟安排创纪录的财政赤字1.2万亿元,但该赤字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约在2%左右,仍在安全范围内。

与此同时,据宏源证券估算,截至2012年底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在12.58万亿至14.41万亿元之间,债务率(债务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在84.5%至96.8%之间;而全国负债率(债务占GDP的比重)在24.2%至27.94%之间。

因此,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这次审计署大核查更多的是为了摸底,而非收紧地方债务的扩张。

广东省社科院教授黎友焕指出,如果资金面不改变,地方债和影子银行暂时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泡沫不断在增大而已。不过,若资金链出现问题,未来风险很大。

汪鹏也指出,对于政信合作类的信托来说,“预计近段时间信托可能会遭遇点刹,但不会全面叫停。若此时突然断掉的话,整个风险就会完全暴露出来了。”

广东省社会科学责任研究会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责任研究会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二维码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二维码

分类:时事热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