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寒冬里一抹春色:高端制造市场份额亚洲第一 |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

外贸寒冬里一抹春色:高端制造市场份额亚洲第一

2016-01-18 10:12:29 评论评论关闭

来源: 华夏时报(北京)

(原标题:时隔6年再现“双降”,高端制造市场份额却亚洲第一 外贸寒冬里的一抹春色)

时隔6年,进出口数据再现“双降”局面。海关总署1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出口同比下降1.8%,进口同比下降13.2%。而和6年前相比,外贸形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次造成外贸下行的因素变得更加复杂。

“上次下降主要是由于国际市场需求减弱造成的,但当时竞争优势还在,而此次下降中国已经成为外贸大国,更多是因为传统竞争力弱化等内部因素导致的。”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部副主任白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外贸大环境不好,高端装备制造业却成为了寒冬里不多见的春色。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对本报记者称:“在高端制造领域,如大型成套装备方面,我们的优势是非常突出的,我们有3张亮丽的名片,高铁、核电和特高压输变电。”

形势空前严峻

最近,江苏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许剑正在发愁2015年的货款春节前能否按时结清,这关系到他今年能否“过个好年”。

“工人们的工资和供货商的货款都等着结算。”许剑对《华夏时报》记者称,其实很多企业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愿意将这件事公布出来,这样会让国内的供应商和银行更快地向他追讨货款和贷款。

“这两年,不仅大单变小单,利润也在急剧缩水。”许剑说,去年和2009年相比,企业生存更加艰难。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感受最明显,除了外需不足外,劳动力和原材料的成本都在上升,融资也变得十分困难,一些客户更是以各种理由推迟付款。

许剑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外贸行业,这样的事屡有发生。2015年,企业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的消息不绝于耳。

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支陆逊说,2015年外贸形势的严峻复杂程度是空前的,外需乏力、内需走弱、固定资产投资放缓、要素成本持续快速上升等多种不利因素交织叠加,而且这种困难不是短期的。

“2015年对中国贸易来说是困难且复杂的一年。”在1月13日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发言人黄颂平对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记者表示,2016年,世界经济低增长、外需低迷的情况,不会有明显改善,我国对外贸易发展仍然面临很多困难。

2009年外贸虽然出现了“双降”,2010年和2011年外贸却都是飞速增长的;但是这一次,不仅需要更大的政策支持力度,更多的是要转变增长方式,要更多倚仗外贸新优势。

“这需要整个产业一起转变,是一个更大的系统工程。”白明称。

外贸一片哀鸿,高端制造业却是另一番景象。

随着一声响亮的汽笛声,中国中车出口欧洲的首列动车组2015年11月在马其顿成功开跑。根据中国中车集团提供的数据,铁路设备出口增长十分迅猛。近两年该公司出口成交额取得了快速增长,产品出口到全球101个国家和地区,覆盖六大洲的11个市场区域。2011年至2014年的出口成交额分别实现19.25亿美元、35.88亿美元、39.6亿美元及67.47亿美元,出口成交额年均增长幅度为55.7%。

此外,2015年中国“高铁出海”更是硕果累累,印度尼西亚高铁订单签订、中国老挝铁路正式奠基、中泰铁路正式启动、俄罗斯高铁本地化生产方式达成一致等等消息接连传出。

同样是去年底,中国神华连续中标印尼两个清洁煤电项目。中国神华副总裁王树民对记者表示,这不仅标志着神华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走出去战略的重大突破,也为中国能源装备制造业走出国门提供了难得契机,“此番直接带动中国电力装备出口额近20亿元人民币”。

玻利维亚航天局局长伊万·桑布拉纳近日表示,由中国为玻研制并发射的“玻利维亚通信卫星”2015年为玻政府带来1900万美元的收入,2016年的收入预计可达2400万美元。

据中国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系统工程司副司长赵坚透露,“十二五”期间中国有6颗卫星整星出口,“中国为用户国家制造卫星,提供发射服务,在轨交付”,预计“十三五”期间还有若干颗卫星。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长0.5%,占出口总值的33.5%;机电产品出口增长了1.2%,占出口总值的57.7%;其中,船舶、集成电路和手持电话及其零件的出口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4.4%、15.4%和10%。而同期,纺织、服装、箱包、鞋类、玩具等七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总值却下降1.7%。

这两组数据的鲜明对比耐人寻味。

张建平表示,中国高端制造产品在亚洲市场上的份额大幅上升,依托于我国技术的突飞猛进。

而白明也表示,高端制造出口的繁荣,一方面由于国家政策比较支持,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世界上的基础设施建设比较快,尤其是大型成套设备的需求比较大。中国这些年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形成了一些大型设备的提供能力和施工能力,水平也在提高。

高附加值是王道

亚洲开发银行近日发布《2015年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显示,中国在亚洲高端科技产品出口中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9.4%上升至2014年的43.7%,位居亚洲第一,以高铁、核电和卫星等为代表的中国高端科技产品深受亚洲各国欢迎。与此同时,2014年日本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25.5%下降至7.7%,落后于韩国的9.4%。

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认为,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智能手机甚至高铁都已在国际市场上具备竞争力,从事高科技制造业的企业数量也从2000年的不足1万家增至近3万家。

“我们为中国高新产品质量赢得世界信赖与认可感到骄傲自豪的同时,也要认识到目前我国出口的高端科技产品均是大型国企依靠国家雄厚财政力量下产出的,我国的制造业与日本、欧美等发达国家仍存在很大差距。”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对本报记者表示,在高端科技产品深受亚洲各国欢迎的趋势下,要加快我国民企科技创新能力,提高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

黎友焕表示,应该更加审慎地看待亚行报告的数据,因为这些出口份额是根据出口总值来计算,而非囊括附加价值。中国许多高科技出口产品只是在中国组装,而具有高附加值的零部件却是从日本、韩国或其他发达国家进口。

“这个其实很正常。”白明表示,高端制造业是一个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产业链,例如美国波音飞机零件全世界各国都有,关键的是核心的零部件是否依赖其他国家。

在白明看来,尽管高端技术产品出口增长比较快,但还补不齐传统外贸竞争优势减弱带来的损失,未来的中国外贸,需要更多地在转型升级上做文章,也要加大对通信、核电、高铁这样高大上的大型设备出口的支持。

汇丰银行亚洲经济研究主管范力民也表示,高端科技产品许多关键零部件仍然是从其他国家进口,但即便如此,中国仍然十分有竞争力,“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研发转移到了中国”。

分类:世界经济
标签: